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画室新闻 > 公告栏 >
中青素描
时间:2017-09-30 08:37 来源:新锦江官网 作者:新锦江娱乐 点击:

  具体说来,与“中青”结缘是在08年汶川地震后,那些日子天天与“中青”同悲伤同坚强,这份有责任、有担当、有力量、有温度的报纸从此走进我的生活,日日相伴,期期不离。

  长久追“中青”,冯雪梅、徐百柯、秦珍子、王晶晶、黄昉苨这些编辑记者就成了我不变的牵挂。前些日子写了一篇《中青记者素描七人组》的文章,记录了我与七位编辑记者之间的故事。

  尽管他们并不认识我,但我早已将他们当作老师、朋友。

  他们的文章使我受益匪浅,日子“天天向上”——生活充实,视野开阔,思想深刻,能力长进。

  秦珍子

  把我急的,一个多月了,“秦珍子”仨字愣是没有出现在《中国青年报》上。你这丫头着实让我操心。怀着期待翻找每期电子版,还得对付5分钟才能打开的网页以及“‘style’为空或不是对象”的捣蛋,我的耐心有多少你的份量就有多少。听到这儿你是不是捂着嘴笑——并且认为,网页慢些再慢些打开也没啥要紧的。

  虽然挂念,但若要是因为结婚才“没上班”,那我就不在乎找得有多辛苦了,结婚——是我对二十几岁的姑娘最美的猜测和祝福。

  别嫌我好奇心重,起初我还猜过你长什么样呢。不过,丫头,你确实骗到了我,说自己是“站在性情温婉的表妹旁边的小黑妮儿”。搜出照片一看——远不是那回事,白且圆润的脸上,配着浓眉、大眼,笑起来可真甜。

  在中青搜索的“下一页”到“最后一页”的点击中,我完成了对你从本报记者秦珍子到实习生秦珍子的一路追寻。

  我的电脑——D盘——私房话——中青记者——秦珍子,一路点击后,你的文章就以WORD文档的形式列队站满屏幕。就我个人而言,最喜欢的是《老人与树》和《老邦留下的渡船谁来撑》两篇,可看得最多的却是《发稿前的最后一刻,也不能放弃追问真相》。

  这是去年8月14日刊发的,次年的8月也就是现在,我在敲打这段文字——烈日下,一个姑娘兴奋地抱着手机打长途,喋喋不休地讲着“好故事”,吐字间一篇冰点特稿就快成型;路边埋头发短信等待文中主人公上场,不想被不厌其烦哼着“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的洒水车,浇了一头一脸。怎么这样真切,这场景就像我亲眼看见了一样。

  可是,“记者对于真相的追问要坚持到最后一刻,即便新闻已经完成,甚至已经刊发,依然不能停歇” 让你在稿子上版前,亲自拦下熬了一夜写成的字。虽然嘴里说着不可惜,只可惜“请他喝了杯茶,那杯茶,一百多块呢。”

  可我知道,当心中的疑问与通宵写成的稿子;留好的天窗与不能按时交上的作业;那边编辑可能的抓狂与这边前赞后谴的惭愧,主编会不会恼,给社里添了麻烦,作为记者最基本的职业品格怎么能让自己就这么轻信了去,一系列的纠结,“稿子发不得”的话太让人难以说出口了。

  “这经历难得。”主编给你说。

  大多时,大多数人见我也会喊“老师”,作为企业内部宣传报纸的三版编辑,我对“这经历难得”有认识。

  一年里,我常想起“老刘”,那个悬于你笔下的一身质朴泥巴色、表面慈眉善目、专和执法不当较真、帮同行告交警一年百余次却分文不取,而背后却缝着密密麻麻的钱袋子——窃取违章信息、截取不当处罚、以打官司威胁交警消除他代理的其他违章扣分以收取费用的西安的哥。每看完一次,就像一股凉水兜头兜脑浇下,清醒非常,拿“柳叶刀”的手便会慎之又慎,真相的神圣不容分心。

  啰嗦到这儿,我的好奇心突然又动了起来,“放学回家,骑车进了院子,再蹬21下就能进车棚……”是你的家,那我家进大门到上电梯有多少个台阶呢,数数,8级;不做林黛玉,心里却住着个福尔摩斯,过年开车从北京回西安,车里左前门的储物格内藏着一把锋利的小刀,还备有手电筒、毛毯以及一整箱矿泉水——那是福尔摩斯惯有的缜密、周全,而我的心里呢,谁能说没也住了个福尔摩斯呢?

  李裴然

  懒——是任何愿望没有付出行动的终级原因;没到时候——是我动笔前的借口之一。

  而今天促使我打开文档写下文字的是李裴然和她那登在7月23日11版上的《未来世界还需要写字的人吗》。

  到时候了,有话要说,于是我动笔。

  百度了一下文章最后一句话“但愿少年有知,老而能为。”出自法国谚语。

  她说,这是《电子情书》专栏的最后一篇文章了,还说,只要我们在朝着同一个方向向前走,就一定能够重逢,并以那时为期,就此告别。

  按理说,告别总是太伤感,但老实话,这次我没有。

(责任编辑:新锦江娱乐)

友情链接
新锦江娱乐场,新锦江娱乐,新锦江开户,新锦江平台官网,www.xjj68.com,新锦江艺术培训—网站地图(html/xml){技术支持:新锦江娱乐
24小时咨询电话:18183839629 联系人:刘经理